不问。

无力。厌恶。

彩票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

也不错

不想离别。

盼望,那都是空。
若得到太多,那便是梦。

烟与溃疡

每一步都是新开始。

19与25

19是个姑娘,19岁;25是个伙子,25岁。
他们分手了。
19在图书馆门口哭,跟树洞说:我本来想挽回他。我说你在乎人们的说法,那你就站在那里,我去找你,我不需要你走一百步中的一步,你只要站在那里,我走。你不敢把赌注押在我身上,我要让你知道我的决心,我会一直追着你,直到你结婚我才会死心。
25说:😅😅
19睡了一觉,又发消息给他:我不想要你了,你滚吧,为什么在你身上浪费时间!
然后19把25删了,包括所有的联系方式。
树洞,我后悔,后悔没记住他的手机号。


19在T市,上大学;25在Q市,影院经理。
他们异地恋。
25对19说:咱们分手吧,本来想慢慢疏远你,但是我发现好像不行,长痛不如短痛。我们很难,不止只是年龄,别人的看法和说法,还有异地恋。一条充满光明的大路,一条弯弯曲曲的独木桥,你就是那个独木桥。我不想把赌注押在你身上,我输不起,也押不起,我想要一个和我一起在Q市,年龄相仿,有共同话题,我想她可以立刻见到他,甚至可以和他一起吃饭、看电影,而不是我想你只能想你,想见你要克服种种困难,而且,我们差了6岁。
19沉默。
过了两天,微博炸了。
19跟25说:他们差七岁。
25说:你有完没完!

19去25的影院看深夜电影。
19跟25说:我在影院。
25说:嗯
十九在看第二场电影的时候,整个影厅只有19一个人,忽然19发现25在鬼鬼祟祟的从台阶往这看,招手:25!我在这!又怕他看不见,把手机屏开亮。25仓皇而逃。
12点,19有一点困,睡着了,25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19旁边,直到19醒。


19说:不看了,回家了。
25说:嗯,我下班了。
19说:我知道。
19紧紧抱着25,25也紧紧搂着19,在深夜的马路上走着走着。
25说:我饿了,吃碗馄饨吧。
19说:你吃吧,我看着你。
在馄饨摊,白色近乎于透明的雾气缭绕在勺子上,弥漫在25的眼镜里。
这天晚上,是最后一个晚上,他们假装什么都没有,可是又把心思摆在脸上。
这下子,是真的再见了。


树洞不知道25现在怎么样,只知道19现在很难受。
她安慰19:睡着吧,睡着就可以在梦里骂他!踹他!咬他了!
19说:睡吧。
树洞又说:在梦里骂他不负责!渣男!懦弱鬼!
19说:睡吧。